很朋克的大胆狗贼

我赤着脚,踩在湿滑冰冷的瓷砖贴满方格的地上,踮起从脚尖,也不能抑制住蔓延的寒意,伴着窗户的一点漏风布,几乎全身冻僵,唯独没有干涉那颗炽热跳动的心脏,可能因为它太渴望温暖和平的安静了吧。
我伸出手去,试图贴紧透凉的玻璃,试着再凑近一点,睁大了眼睛。我依旧无法确认那是灯光,亦或是火光。
但我知道,它绝对不会给我带来温暖。
往手掌心里呼了一口气,这样反倒稍暖和一些,我就离开了这间没有用的房间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6 )

© E 氕氘氚 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