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朋克的大胆狗贼

总感觉艺优秀的作品的定义变了许多。作文,就算听上了五十分的优秀作文也听不下去一句,那只是空洞的套话而已。文章,似乎优秀的作者都在痛苦中挣扎求生,他们大多都陷入了自己的悲伤与孤独,然后尽情发泄。
最近看到了上个学期的一篇交上去的周记,由于各种契机,那时候重新再去读了海子的诗。和母亲稍稍讨论了一下,母亲说那个时代和现在是不一样的,那是一个青年的时代,他们有赤诚的心脏。许多人写诗,而现在绝对不是一个青年的时代,也不剩多少人写出来的,是诗。
我喜欢海子的诗,他似乎永远活在没有冷暖的世界上,没有岁月的蹉跎也永远不会老去。
可是海子先生二十六岁,卧轨自杀了,而在不久的将来的某一个时间点,他们杀死了青年,也带走了诗。
时代却提前死去了,于是就再也没有了诗,这片土地也就没有了时代的烙印。

接着我又想到了毛姆,最近在书店里总是看到他,国人似乎很喜欢这名作家。这次的考试作文我也试着跟了跟风,写了《月亮与六便士》。书店里总是堆满了他的书,某日还偶然了听见一段对话,男方说毛姆是三流作家。
是太大众了吗?还是说空间里总是摘取着他的话作为留言,那是没有办法的。这本书谁都要看,就算是不读书的人也要用他来炫耀知识。不看书的写作者们看了它会心潮澎湃,去追他们所说的象牙塔,可对于我,连那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
我谈到了高更先生,接着我又谈到了梵高先生。我总觉得梵高画的色调,总是与我听说的他的生平事迹不在一个轨道上,割耳朵吃颜料,自杀。也许我就是很敬佩他,竟然在这种生活下,画着那么一些暖色的画。我不是美术生,我不好评论。也许我可以说说莫扎特?
莫扎特八岁的时候就写出了人生中第一首交响曲,那你觉得这黑白键上是否就是他唯一的归宿?为了什么他继续,直到死神敲门而来。他颤抖着双手作曲,安魂曲傲骨,他请求几个朋友在他的床前为他演奏,所有的被赞捧的曲子后,他听到的不过是死亡罢了。他闭上了眼睛。你说伟大的人类,怎么能高过神。
那是神的孩子吧。这也是使人无法接受的事情,他为何没有在六岁的时候没有踏上他的征途,一退再退,此刻的天才都没有抱怨的被蒙着眼睛,没有人可以无病呻吟。

安兰德在浪漫主义宣言中说她为何写作,动机和目标是勾勒一个理想的人的描绘道德理想。
现在的优秀的作品,算些什么?为什么那些空洞的故事,他们没有灵魂只是性格的人,为什么会被高高地捧起来?只是随意细化就叫做艺术性描写的东西,还有为了故事而抛弃一切的作品被称为优秀的作品。
我也许很愤怒,也许我自己也不甘心。

海子先生有过这样的诗句。

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
我藉此火度得一生茫茫岁月

可是最后,此火散了,无人去挣扎,希望愈是落空了。
而那些死去的人,没有留名。

评论
热度 ( 15 )

© E 氕氘氚 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