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朋克的大胆狗贼

还是这个狗屁故事——2

可能会三观不正,不欢迎正直的读者。


真该死。不想再去想这些事情了,他回过头去,却又惊奇地看见林樱把手机收回了抽屉里。杨益清看了看手表,完全没有要下课的迹象,还有二十分钟。在沉默中,他眼睁睁地目睹了书包里抽出了一本生物的考点完全解读,他愣在了那里说不出话来,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。
林樱据说是踩着分数线进的国一,倒是现在成绩绝对可以进一班,她竟然还打算学习?
“林,林爸爸。你不要再学习了……你这样搞得我好慌……”杨益清压低声音说。
“你还好意思说,我上课再跟你聊天我的生物要八十五不保了了。”林樱白了他一眼。
“怎么还是我的错了?”杨益清想要冲着这个不要脸的姑娘翻一个白眼。
“别吵。”
过了五分钟,他就听见了旁边的人说脏话,那个说要做题的家伙对着生物题说了句艹,声音很小,听到的都是吐气的声音,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了一遍。杨益清回过头还想笑她是不是被必修二的力量惊艳到了,只听着林樱一字一句地读了题目。
“一匹家系来源不明的雄鹰黑马与若干匹雌性红马杂交,生出20匹红马和22匹黑马。”
“怎么了,马不就是喜欢到处搞吗?”杨益清装作若无其事地问。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这黑马是什么毛病,到处搞就算了,而且只搞红马,这是什么性癖吗?”林樱一本正经地拿着红笔把若干匹红马画了出来,很严肃地抬起头来。
“也许吧……”杨益清感觉一时噎住了,想要吐槽的话说不出来。
“这太没有马权了吧,”林樱拿着笔潇潇洒洒地在括号里写下了字母D,思考了一会儿,她很缓慢地说,“杨益清,你有没有觉得你连这匹马都不如。”
“别说了……”杨益清嘴角颤了颤,尴尬地回答。他试图吧目光从那道题上移开,不过徒劳。他克制自己不去感到那种熟悉的恶心感,他觉得想到这些他会呕吐出来。他就会想拿一把刀,或者雕刻好看的匕首刺进他的腹部,这会让他稍微能够安眠。
为什么不放弃呢,理由他不想重复第三遍,也许是第三遍吧,他不知道。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,当他不再贫穷的话,他大概也不会在乎这些钱是怎么获得的了,他会忘掉自己的喘息声。
如果要时间回溯的话,他怀疑自己还是会这么选择,丢掉自己的尊严,把裙子提到膝盖上,问那个他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都说不出口的话。

“想做吗?”

他要吐了。

“杨益清,下课帮我带饭。请你。”林樱把饭卡扔在了他桌上,他拿起那张贴着初音未来卡贴的饭卡,眨了眨眼,没有说话。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E 氕氘氚 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