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朋克的大胆狗贼

每一位参赛选手,他们开口说话,都仿佛寒冷而又透明,在清晨的阳光中,镀上了不属于他们自己的光芒,经久不息的燃烧,在指骨出开出了鲜花。最后他们看向了我,我平静的说出了几句侮辱性的词汇。
顿时,鲜花枯萎,清晨的光转向了中午的暴晒。我狂笑着,看着那些修饰词句的人们,他们的自怜自艾都显得苍白无力,我站了起来。

“我去你妈的,我活的很好,滚。”

评论
热度 ( 11 )

© E 氕氘氚 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