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朋克的大胆狗贼

给破烂而又快乐的我自己。




他们在屋里放硬核说唱,鼓点在公寓里的震动地响,我靠在沙发上,用特别没有穿透力的声音骂人,我一定是喝醉了。
我可以清醒地看见那些吐了的倒在地上的人,我走过去用我的穿烂了的帆布鞋狠狠的踩这家伙的胃,用鞋跟捻他的衣服,他就是没有动的迹象,就像要死了一样的。我踢开他手上的杯子,红色的塑料杯装在墙上,溅了满地的酒。我跨过他,从地上捡起一个空的酒瓶,往门口走。房里乱到爆,醉宿的人在吐。
我看着屋里,觉得恶心。
我曾经以为这条路会给我带来前路的闪光,只不过他们现在要把我逼到绝境,让我自杀自刎。可关我什么事,我把玻璃瓶摔在地上,玻璃碎渣满地。
我现在就是满脑子暴力,我吸了吸鼻子,踩着硬核朋克音乐,我的作品只不过是让我饿到胃灼烧的痛,可比你们这群喝酒到头晕的家伙,我活着。
你们累吧喘不过气来吧,我打开房间的门,离开了公寓楼,外面的雨刚停,我呼吸着新鲜空气。

啊哈。




评论
热度 ( 14 )

© E 氕氘氚 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