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朋克的大胆狗贼

上帝之門

同人改回來了。前文就在前面,翻翻。

所以这个晚上,我要真正地离家出走了,带上了自己所有的家当。学着把软软的布背包拴在了腰上,带上了滑板。接着我换上了一双浅口的匡威黑色帆布鞋,即便我很明确地知道这鞋会在雨天一点点浸湿透,我还是要穿上,系紧了鞋带。披了一件黑色的运动外套衫,并且还在不现实的奢望这会保暖。最后,带上了钥匙。
背过身去,合上了门。
夜里没有风,空气却冰冷的刺骨,我却没有发抖,只是低着头向前走,围墙上微弱的白色灯光下,盯着脚下铺的整齐的砖和扯紧打了结的白色鞋带。你听这,一切都是异样的安静,没有虫鸣,没有犬吠,没有行人和隔着玻璃窗电视里的播音腔,甚至没有常在枝头栖息的渡鸦,只留着枯槁的树叶还未来得及落下,无风伴随,无处可远飞。烂在地里吧,成为养料吧。
我说。
死寂的夜晚里,脚步也无声,只是往前走。
终于,一辆车的车灯闪过,然后在身边停了下来。车主摇下车窗,问我要去哪里。
“抱歉,我没有钱坐车。”
车主笑笑,然后告诉我他并不收钱,要是顺路就带他去。犹豫了片刻,轻声地说,“国道。”
我想我可以在那里过夜。司机也同意了,他一路无言,看着隧道和空旷的街道城市,橙黄色的灯光和醉汉,离城市越来越远,我在国道边上被扔了下来。那边坐着人,看见我就来打招呼。
“哟,老大也跑出来了?”
始终还是没有回答,只是手撑着往栏杆上坐下,把滑板靠在栏杆边上。眼前的城市透亮,却又几丝的斑斓。夜街里还是会有车,睡着了的。几乎是黑白而又单调,城市的最深处,吞噬着多少人,没有归属的地方。就算最近处也是房屋公寓楼,不记得谁比喻过,像幽灵,神台灯亮着在。通红,染的玻璃模糊不清,在灯光和影子里只有斑驳陆离。
这个夜晚冷的该死,离家的少女揉了揉眼睛。车从国道上呼啸而过,她只有看着那明光,一闪,一刹,就没了亮。流星般短暂,不及许愿,就愈发希望渺茫,趁着努力也这般,让人听不见自己的心跳。
心脏跳动声这东西太虚,为了不公平的人生,为了不平等的爱,我觉得就要被滥情给压垮了。 警车开过了,警报声在腐烂味的空气里,混杂着听不清楚的杂音。
城市的光很灿,也很惨。没有几束让人捉得着。
我并不是有意离家,而是内心与现实对人类的几重拷打,让我不得不罢工了。放弃了,认输投降。
酒吧里喧嚣并非没有体会过,酒精也是,还有在手臂上纹一颗黑色的不规整的五线五角星。他只能坐在吧台前,身后是狂欢的人群,你要记住不能起身,一站起,就会被撞到。
我建议你不如去蹦迪吧。
他们在屋里放硬核说唱,鼓点在公寓里的震动地响,我靠在沙发上,用特别没有穿透力的声音骂人,我一定是喝醉了。
我可以清醒地看见那些吐了的倒在地上的人,我走过去用我的穿烂了的帆布鞋狠狠的踩这家伙的胃,用鞋跟捻他的衣服,他就是没有动的迹象,就像要死了一样的。我踢开他手上的杯子,红色的塑料杯装在墙上,溅了满地的酒。我跨过他,从地上捡起一个空的酒瓶,往门口走。房里乱到爆,醉宿的人在吐。
我看着屋里,觉得恶心。
我曾经以为这条路会给我带来前路的闪光,只不过他们现在要把我逼到绝境,让我自杀自刎。可关我什么事,我把玻璃瓶摔在地上,玻璃碎渣满地。
我现在就是满脑子暴力,我吸了吸鼻子,踩着硬核朋克音乐,我的作品只不过是让我饿到胃灼烧的痛,可比你们这群喝酒到头晕的家伙,我活着。
你们累吧喘不过气来吧,我打开房间的门,离开了公寓楼,外面的雨刚停,我呼吸着新鲜空气。那是我唯一感到了快乐,我构思着自己的绝唱,把神祗偷偷变成诅咒,因为在这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城市里,我。
没有归属——
我一遍一遍读着莫迪亚诺的小说,问我自己,请问你找到了你的幸福吗。
现在试遍了生活,却只有执着神,张着眼,连做梦都那么令人作呕。又该去哪里找呢?

那几个人说要去酒吧,我只有拒绝了。等他们离开后,我缓缓坐了下来,靠着睡着了。
在半日后清醒,在晨光中,站起身来。我这才看见国道上终于开始走车了,我差点就忘了夜晚。刺骨的空气中太阳似乎没有一点温度,压了压凌乱的头发,扎了马尾辫带上了帽子。
看像太阳,就宛如太阳依旧未醒。天边的微光,那不叫漂泊。
也不叫叛逆和放纵。
覆水,我现在又狼狈,又想死的干净利落。
我终于在日落时拦下了车,带我去下一个城市。隔着窗户,夕阳就像在海上飘荡话语,在黑暗中闪烁几下后就完全消失了,说难怪那夜要下雨。这密封的小空间似乎那样奇异,玻璃窗将天空分割成无数个橙红色的的湖泊。
我被第二次地扔了下来,扔在了一家大的超市门口。
晚上了,雨下的很大,我就在停车场里站着,防水的外套紧贴在手臂皮肤上,有些冰又有一些重。我试图用身体护着包,然后一辆车一辆车的试,看能不能撬开一辆来。
雨滴落地的声音很响,敲在车窗玻璃上的却又更响。
外套雨水顺着脸颊往下滑。我伸手去抹,这丝毫没有用处。
感谢上帝,终于拉开了一个车门,挤进了这辆车里。偏偏暖和一些,我从车上拿了一张餐巾纸抹去了上面的水滴。我好像再也不能回去了。

评论
热度 ( 10 )

© E 氕氘氚 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