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朋克的大胆狗贼

那是神的孩子吧。这是谁也无法坦然的事实,这也是使人无法接受的事情,他为何没有在六岁的时候没有踏上他的征途,一退再退,此刻的天才都没有抱怨的被蒙着眼睛,没有人可以无病呻吟。他隔着千百万层玻璃屏幕仰望他的偶像,从未想过再次靠近这个人,也从未想过触摸这个人的琴上浅棕。那里是舞台的正焦点,也是他永远不会想要站上的红点正中央,似乎何处都偏台。
这是哪个音乐礼堂又是哪个教堂,面对摄像头微微一笑,似乎礼貌而又疏远,那一秒却是很近。几乎黑色不透气闷热的房里,他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,他没有一次不是这样的。他触碰不到的心心念念,却从未扎下根来。
说现实也好,没有太多问题,他不会去做不存在的梦。他说他不做无法达成的梦,语气还是开着玩笑的。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E 氕氘氚 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