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E⭕️⭕️

「那過程等於對著水中月,看到自己的影子,那些因執著而生的失望,真如水中的月光,既不是月球,又何必執著於可實可虛的美麗」

林夕

 

_LETTER
我突然闻到了奶茶的味道,似乎是从前桌和隔壁组的同学桌上传来的。那浓郁的香味,让我忍不住咬了咬嘴唇,试图往前面看清楚是谁在喝味道这么香味浓的东西。
我歪过身子,盯着前面的那群人手里的水瓶,每个杯子瓶底有着大概是两根手指深度的奶茶粉,都是米黄色的细碎的颗粒,安分地躺在瓶底处。同学们在交谈,似乎在讨论水要配多少的比例,到底要不要按照指示的比例来。然后前桌拿着手里的那个巨大的袋子,让奶茶粉从剪开的一个小角中滑了出来,落在本有一定量粉末的瓶底处。
我差不多判断出了这是谁的东西,拍了拍那个女生肩膀问她能不能来一点。她同意了,把那个鼓鼓的袋子递给我。那个女生长得不太好看,有一些肥胖,还有一点双下巴,手指都是肉肉的。她的位置边上的盒子里装着的全部是零食,大概上课的时候她在捣鼓她的保温壶也是因为这奶茶粉了。
我小心翼翼地把这些东西倒进我的杯子,然后还特地确认了一遍比例,前桌撑着头,告诉我说这个袋子上的比例好像浓了一点点,让我自己把控,我听着有点发懵,还是拿着杯子走出了教室。
直饮水机在楼梯间里,靠着角落,在黑暗中温度显示散发着谜一般的红光,100度,我把拧开了杯盖,杯子放在水龙头下,再拧动水龙头,散发着白色雾气的开水从水龙头里流出来了,狠狠地撞击在杯底,冲刷着那些米黄色的粉末 。


海水拍打着海岸,卷走了沙粒,撞碎在礁石上,只有更大的浪花才能没过岩石,到了终点再悻悻离开这里,准备下一回冲刺。海浪声很大,女孩坐在那里,等着波涛翻滚将她卷走,可每回,海水只是沾湿了她的赤脚,打湿了她的裙子。


“好巧啊,你也来这里了?”
“我觉得我们班大概是一半人都在搞这个奶茶粉,我刚才看见徐才走。”


女孩终于决定站了起来,这个片大海最终不是她的归宿。明天这里,会有石油泄漏事故,还有岛上的广播在一遍一遍地播报与重复,检测出油污,请尽快离开,不要下海。她觉得浑身发寒,天上的云聚集凑在一起,成了积雨云。要下雨了,她抬起头。



“你有点心不在焉。”

“啊?”
“水要泼了,傻逼。”
水龙头里的水终于漫过了奶茶粉,继续往上堆积,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不太清楚。等待灌水的时间总是这么长,我的双眼盯着瓶口,直到那里出现了水,我迅速拧掉了水龙头,盖上盖子。双手抓着水壶,就如同奶茶店的老板一样,摇晃着我的瓶子。
“这样就差不多了吧?”我问他。
他随意地点了点头,把自己冲过奶茶的杯子里直接灌了冷水喝。
“你是不是没有洗杯子?”我说。
“反正差不多的,没事。”他回答,关掉了水龙头,我们一起一路回班。
我拿着他的青色的透明杯子打量了几秒,脑内组织了一下语言,眯起了眼睛。“喂,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有点像芦荟水。”
“那是什么,完全没有听说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