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E⭕️⭕️

「那過程等於對著水中月,看到自己的影子,那些因執著而生的失望,真如水中的月光,既不是月球,又何必執著於可實可虛的美麗」

林夕

 


_亡目

当她凑近的时候,我立刻闻到了很浓的化妆品的味道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就是粉底的味道。遍布鼻腔,顺着我的呼吸道往下滑,这刺鼻的气息让我浑身一颤,觉得背后发凉。我抬起头来看她的脸,只看见她白得不正常的脸,再配上浓浓的粉底味。我想她一定抹了几层,厚厚的粉底,就简直和刷墙一样对待自己的脸,简直是可怕。
她长得不好看,脸型很一般,我见过她没有化妆的脸,她有大小眼,很严重。我们还在背后偷偷地议论过她,嘲笑过她。可这张白到没有血色的脸,让我有些感到反胃,令人作呕的化妆品味和她这张像鬼魂一样的脸,似乎在挑战我的忍耐极限。
我尽量不去看,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抗拒这生理上的不适感。
空气里满是化妆品粘粘腻腻的香味,有一些甜的气息,可是又伴着化学用品总有的那味道。有些呛人,在暖气中几乎弥漫了整个办公室,关着紧紧的门。她还在跟我说话,我却一个字没有听进去,她脸上干燥得起皮,细小的颗粒附在皮肤上,看起来要掉了,可又没有要往下掉的趋势。裹着白色粉状物的东西,使这张脸近看愈发不自然。
时间几乎煎熬,她终于把话说完了,直起身来,背对着我走开了,突然周围的一切变得无比清新,于是我不再缩在领子里,而是直起身来,狠狠的吸了一口气。空气里的颗粒全部被吸入,可不已经不在乎这些了,比起污染物,这闻起来还像是欧美牌子的化妆品,让我快乐了许多。
可我想她一定很可悲,因为她太爱自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