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 ◢ ◤

乙醇和刀可以治病

 

_亡目

我需要赶紧离开学校,越快越好。
我推开了体育馆的一个侧门,顺着这个螺旋的楼梯往上,走到了大排窗边上,使劲拉开最边上的那一个,我翻出了窗户然后纵身一跃,跳到了隔壁的公交点*的楼顶上。我站在那里,看着那扇窗户关上去,安静地眨了眨眼。
我拉开天窗,钻进了公交点的大楼里,打上了一班车,就一路往江边走。我身上穿着的国一*校服,这水手服的领子和运动装的搭配是很显眼的,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流行,让车内的乘客都盯着我看不讲话,也幸好我习惯了这些目光。我把自己埋没耳际声音之中,和车顶互相尴尬地保持沉默。
我很快就下了车。
我在教堂门口伫立了许久,可我并不太赶紧去,还觉得这样子的状态让我头很痛。风在外面刮得很有些猛烈,我隔着玻璃,静静地看被风沐浴的灯光。
——的确,在不知不觉之中街灯都亮了。
风和雨一起敲打在了教堂的砖上,可它却在那里不曾倒塌过。透明玻璃对望着彩色玻璃,我在想,我总是想,若是此刻阳光明媚,我坐在教堂中做礼拜,太阳友好地折射成琉璃,雕刻和壁画上都被琉璃画上了一抹阳光。
我坐在教堂中——
可就算今日是礼拜日,我也丝毫不敢多走一步,还从哪里找我进了教堂向神父说,说我犯了罪说我需要赎罪?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这样,会突然失去了对救赎的幻想。
我隔着天堂之门祈祷,祈祷我想在天堂再见到阳光。
我身处的地方却没有阳光,我身处的房间只是空白的,大理石瓷砖反射出白色的顶灯光,让整个地方都充斥着这个颜色,无力地诠释新美感的诞生。太美妙了,机器爱上了所有光学色彩的集合体。
我很困了,今天提前睡好了。



公交点:新型枢纽站名称

国一:国家级一中,原地址为一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