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 ◢ ◤

乙醇和刀可以治病

 

我把这房间打扫干净

送给同学A的一首短诗

把唇上的血痕清扫干净 抹掉
笨重的戾气送与你的亢奋
踩在自己的骨骼上咯咯作响
或者再来一点重金属

我把这房间里的鲜血尸骨
打扫干净
温暖的血液和透明的空杯子
让圣火不灭地 燃烧在炉子外

少女美丽的酮体
赤裸拥抱藤蔓枝条
月亮悬在双眼旁的两滴水里
荧幕发光而押韵

他们让我奏响今夜的琴
称我学者或知识分子
扯断了弦的
在秋日的坟墓前高歌

我只好清扫了房间
众生的头盖骨在阳光下颤抖
我邀请了镰刀与麦穗
和我们一起探戈

2017 12 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