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hmErz

我總得學會如何不依靠你去愛◢ ◤

©SchmErz
Powered by LOFTER
 

嗜好 1

_亡目

我本无意去寻找现代艺术的画展,只是在夏天来临之际,试图去高档商场里蹭冷气。
我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刘海,把身上那个仅仅放了三本书的单肩包的拉链拉上。走到商场的门前,工作人员为我拉开了门。我踏进去的那一秒,冰凉的感觉就贴住了皮肤。这偌大的商场里人并不太多,大厅的瓷砖反射那些天花板上的灯,虽说是温柔的黄色,整个空间依然显得意外的光亮。
我安静地站在那里,寻找身无分文的自己可以去的地方。终于,我在一排小字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免费画展的标示。顺着箭头,安静的商场中,我的气垫运动鞋的鞋底在地上磕出了巨大的声音,可我带着耳机,丝毫不在乎这些。
商场的那一头,在几乎是白色的展厅里,我看到了那个画展的名字,在前方竖着的牌子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一个单词。
我想这里便就是沉寂又无人了吧,逃离了世界的喧嚣,躺在这个巨大的世界的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。整个展厅果然是空空荡荡的,除了画框之外,所有的东西都是白色的,就连角落里的那个画展的看守人也穿着白色的长裙。
我放慢了脚步,不再让鞋子踩出响声来。缓缓地走到了展厅正中央,站在一幅画的面前。那幅画大面积的都是蓝色的,偶尔能够瞥见一点红色的,这些似乎是故意,又像是无心之笔,不小心划在上面的。说实话,我并不太了解现代艺术,也不会从颜色中里感受什么作者的内心,我对这些是一窍不通的。
画布并没有跟我说话,这些颜色却如同喷薄而出的朝阳,从画框中溢出去,牵住我的手与裙摆,伴随被解放了的花瓣在空中飞散,我被它们环绕在正中间。火星却不料也飞跃起来,将所有的可燃物染成了红色的烟灰粉末,万物溶解于海水之中,漂浮被淹没的烂掉了礁石,惊涛骇浪般的卷起新的火海。
突然传来了轻轻的笑声,一旁的白衣的女子对我笑了,我别过头来看她,只见到她披着长发坐在有些高的木凳上,白色的披肩上别着志愿者的袖章。她透亮的眼睛配上这四周的小画框们就仿佛一幅更大的画,一幅无言的被称作美丽的画。她在毫无忌讳地,跟我一样,直视我的眼睛。这对视让我似乎得到了什么答案,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介绍栏,又看了看她。
“我应该更早猜到的。”我对她说,稍稍耸了耸肩膀,微微笑着对她说,“我希望我是第一个。”
她站了起来,走到我身边。黑色的高跟鞋底踏着白色的瓷砖地面,她的身形勾勒在亮白的之中,这如梦似幻的感觉冲击我的大脑。
“恭喜你,是的。”她走到我的身边,把手搭上我的肩膀,轻声地对我说。我没有回答她,试图抑制这根本没办法控制的心跳加速,我没有从深蓝色的大海里抽出我的意识,她的声音似乎来自深海的那一头,往下沉又浮起来,环绕在我的周围。
月亮很亮,太阳光很亮,可这灯光最亮。亮到只有空白,没有桔梗,没有花瓣,更没有反季的荆棘们。炙热燃烧的火焰,在这里也不过是冰冷的灯光,也不过是没有温度的海洋罢了。
“——不知道这位小姐看到了什么?”
“让我猜猜这幅画的名字吧。”我觉得我这大概是答非所问的最好解释了。
“好呀。”她丝毫不介意。
颜色呜咽了一声,要我住嘴。
“嗜好?”我问她,听到我的答案,她又一次地笑了出来,过了一会儿,她认真的跟我说,她决定了:“我要给这幅画改名字。”
我也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“不知道这位美丽的小姐名叫什么,让我把你的名字写进这幅画的简介里,谢谢你帮我给这幅画取这么贴切的名字才好。”她伸手去,在我惊异的目光中把简介给撕了下来,“也不知道,这位小姐愿不愿意陪我去喝一杯。”



c.


我一直对我自己说爱情从来都不会成为我生活的全部,如果回过头来我就可以看到,伸手就能够触摸到的失败的过去与恋爱。现在,我终于又一次的写起不再以悲剧结尾的爱情来,我想我也许是终于可以接受了,可以沉默中拥抱孤独与咖啡因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