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明将至,春宵苦短,少女前进吧

.我们应该去喝一杯

_letter

.卡佛信徒

纽约下起大雪之后,连着好几天他们都没有出过门。在清晨,艾米丽醒来,望着天花板上白色的油漆,突然想要做点什么。她从床上爬起来,换上自己冬日里最好看的一身衣服,溜出了房间。
外面没有太大的阳光,白色的雪花凭借那一点湖一般的光芒,将整个客厅都照亮了。她安静地去刷牙,然后花了不少的时间化了妆,她披下头发,戴上帽子,在餐桌上给乔治留了一张纸条。
我出门一趟.勿念.

她打量了一下这张便条,似乎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再改动了,于是她就把纸条压在烟灰缸下,匆忙地离开了公寓。这个时候后,乔治还没有任何起床的迹象。
她走进电梯,按了楼上的那层的按钮,回头再一次整理了一下衣服领口。数字在跳动,停下,电梯门打开了。
她在走廊最尽头的那户的门上敲了敲,门开了,里面站着一个比她高一点的另一个姑娘。房间里开着暖气,开门的瞬间,温暖的空气和姑娘的笑容是混在一起扑面而来的。她忍不住也笑了。
“艾米丽,好久不见。”赛琳娜扭过身子让艾米丽进了房间。艾米丽把外套放在门口,很自然地走到沙发边坐下。
赛琳娜也走过来,她们随意地聊了聊天,对方无意间突然地提到了乔治,艾米丽抿了抿嘴唇,不知道怎么回答下去,只好回过头去。看见旁边姑娘的笑意,忍不住凑近了一些。女孩的嘴唇总是柔软的,吻也似乎有些漫长。艾米丽的手指是冰凉的,她攥着赛琳娜的手,有些喘不上气来。赛琳娜回握住,将这个与自己相吻的女孩子又拉近了一些。她的另一只手,很自然地顺着对方背后的脊椎骨缓慢往下滑,指尖隔着衣物,又似乎触摸到了皮肤。
吻结束了,艾米丽将头埋在对方的肩膀上,而那只手顺着她大腿滑动,触感一下蔓延上全身,赛琳娜感觉怀里的小兔子颤抖了一下。
轻微的喘息声在房间里显得意外的明显与诱人——这个女孩还是太可爱了。她紧紧地贴着身前的人,肩部往下,皮肤暴露在温暖的空气中。
乔治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,她总以为她们只是朋友,他的确一无所知,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女友,在另一个女人的怀里,而且只需要一只手,就可以征服她。

她套着赛琳娜的稍微大了一点的卫衣,也仅此一件了,在她的厨房里寻找威士忌,可是没有,除了两只空的透明高脚杯,什么也没有。于是她拿着空杯子坐了下来,打开电视,看着午间新闻。
——乔治应该醒了。
赛琳娜从房里出来,换上了另一身衣服,她带着项链。那是她给她在梅西百货选的,花掉了她不少的钱,也许是半个月的工资。
她轻轻笑了一声。
“没有酒了。”艾米丽说。
“你还好吗?”赛琳娜问。
“我不太清楚。”艾米丽回答。
“艾米丽,亲爱的,我觉得你该去告诉他们了,告诉他们告诉乔治,你爱我,告诉他们我们接过吻还上过床,这并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赛琳娜走过来。
“行吧,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先下楼,我们应该去喝一杯。”

评论
热度(22)

© EMILYA ◢ 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