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E⭕️⭕️

「那過程等於對著水中月,看到自己的影子,那些因執著而生的失望,真如水中的月光,既不是月球,又何必執著於可實可虛的美麗」

林夕

 

女孩的白马

@莫缘 约的童话!!!我之前都没有试过这题材的东西,(´;ω;`)可能有些不尽人意!希望不要打我!

有参考安徒生 “小益达的花”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篇童话了 然后有参考“古堡里的月亮公主”


在皎洁的月光下,我看见了它——那匹小白马。 在森林的最深处,在那些连透彻的阳光也无法照射到的地方,那里就是海的最深处,就像紫罗兰的花束一样,是最明亮的。每日的清晨里,迎接阳光的,是游移的月光,就如同刀锋一般。你也许并不会相信,阳光下最后的积雪。

女孩在树林里睡着了,等她醒来时,耳边能听到的只有雨水拍打树叶的声音。眨了眨眼,那些树叶在正上空,让水滴从叶尖一路下坠,滑过她的脸颊,她被淋湿了的发丝自然地贴着皮肤。
缓缓地站起来,她身上衬衣被浸湿透了。踩在水中,透明的水滴漫过了皮靴的一大半,草地在脚底下发出微弱的声音。泥土与空气混合在一起,在森林中回荡。她牵着裙袂,踩着泥土,往前跑去。她的呼吸声溶进了雨水之中,融入了这森林的气息。女孩一路小跑穿过森林,在雨中继续往前跑去,她穿过草地,跑到了路边,她希望能够遇上一辆路过的马车。
过了不一会儿,如她所愿,路的远方出现了一个影子,马匹拉着车在雨水中摇晃,她竟然认得那辆车!她冲那边挥了挥手,车停在了她身边。车夫跳下来把她抱到车厢里,让她坐好了,因为他要一路赶回镇上。
突然,她在雨水中看见了一个身影,一匹白色的马在雨水中,往森林中跑去。它一定是看了她一眼,她趴在玻璃上,那个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,只剩下她盯着地平线处,等待雨停下后的日出。接着,他们就远离了这篇草地,一路到了镇子上。
她跳下马车,跑回了家。脱下鞋子,她溜回了自己的房间,浑身湿漉漉的,地板上全是雨水。她坐在火炉前,凝视着窗外。在跟远方,她似乎又看到了那匹小白马,在雨中奔跑。
第二天,她把这件事情跟镇子里大学生说了,她很喜欢这位大学生,因为他知道很多,总是会认真回答她的各种各样的问题。而且他总是很快乐,似乎从来没有过烦恼,他老是笑着回答,她叫他快乐的大学生。
这回大学生很认真地听他说完了,沉思了一会儿。“那群小白马,我好像听说过一些关于它们的事情……”大学生说着,先是皱皱眉头,很快他又笑起来。
“什么!原来不止一只吗!”女孩快乐地惊叫起来。
“当然不止一只啦,不然他们早就灭绝了。”快乐的大学生如此回答她,“他们每天都负责迎接清晨,这故事得说回到上帝创造地球的时候才行啦!”
“这么久之前吗!”
“当然啦,当上帝创造地球的时候,上帝说,应该有光,就有了光,但是有一束光,它们失去了方向,在上帝创生过程之中阴差阳错,他们附到了一群马匹身上。但是这光特别想回到过去的天空之中,于是这群马匹每天在昼夜交替的时候,就会奔向太阳的方向,就仿佛在迎接黎明到来一样。”大学生说。
“可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事情呀!”女孩高声问到。
“因为一般人都见不着它们,这群小白马一直是传说,而且它们和其他的马不一样,他们是会发光的。在昼夜交替的时候,在地平线出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,在初升的太阳的微弱的光芒下,这群马匹就像白色的海浪。”
“哇,那它们去哪里了呢?”女孩凑上前去,兴奋地问下去。
“没有人知道他们去向哪里了。”大学生回答,“我们只知道他们从来不会出现在人们的面前,但是我也听说了例外,相信他们存在的人是可以看到他们的。”
“那!你见过他们吗?”女孩问。
大学生笑了笑,回答:“你将来会知道的。”
“那你知道我该怎么见到它们吗?”女孩问。
这个时候,一群夫人们走了过来,她们假装在讨论面包之类的事情,其实她们在偷偷议论这大学生又开始给女孩讲胡话了。一位夫人用手捂住嘴偷笑,然后她小声说,“你瞧瞧那家伙的样子,每天都只会讲一些神经兮兮的东西,跟你们讲,再让这小女孩多听一天他的故事,这小女孩准变成和他一个样。”
大学生听到她们的窃窃私语,只是微微笑了笑,他拍了拍小女孩的头,跟她说,“快回家吧,如果想要看到白马的话,你可以找天早晨再试试,记住一件事,最重要的就是要相信。你一定可以看到小白马的。”
女孩一路跑回家,她坐在壁炉边上,她凝视着火光,透明地双眸里倒影橙色的影子。她陷入了沉思,想着那束迷失了自己的路的阳光。
这一天里,女孩总是心不在焉精神恍惚,仿佛在思考什么,连吃饭的时候也不例外。天一整天也是阴沉沉的,从下午又开始下起雨来,房里的光线很差,就仿佛是提前进入了晚上了,壁炉里烧得木炭作响,女孩蜷缩在床上,抬头望向窗外。
她必须要今晚就出发。她对自己说,她坐在被子里,计划着这次出行,接着,没过一会儿,她睡着了。
她在梦里梦到了白色的天空,赤橙色的火光燃烧,烧过整个天际线。她站在原地,仰望着这片天空。云层被滚滚浓烟撕碎,丝毫没有一缕阳光。接着她跌落谷底,的意识被海水淹没,潮水没过了她全身,水呛入了她的肺中,她被金色的光给包围,海水的味道闻起来像阿萨姆茶……
女孩惊醒,就在这时窗外的雨停了。
她看向窗外,宁静祥和的小镇里没有一盏灯光是亮着的,所有的人都睡着了。也许她应该出发了,可是壁炉那温暖在劝着她不要走,枕头,床与这个房间那么的舒适,没有冒险,也没有意外。她也许根本不应该奢望那些东西,她已经长大了,不该去相信这些谎话。她竟然盘算了那么久要大晚上跑到树林边上的草地上去,只为那么一点希望,去看那些很有可能不存在的白马。
可是大学生,那个快乐的大学生从来没有说过谎!更何况自己曾经目睹过那匹美丽的白马,所有看到过它的人都不会忘记——
她掀开被子,跳下床去,换上了一套保暖的衣服,走到了房门前面。她回头看了一眼着镜子里的自己。只要她走出这扇门,她总会看见的。手颤抖地放在了门把手上,女孩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了双眼,狠狠地拧动把手,往前一推。
门开了,她飞快地跑了出去,她拍了拍门口的邮箱,俏皮地眨眨眼睛,“你猜我们要去哪里?”她轻声地说,“我也不知道。可是我不得不去了!”
她跑开了,一路向前奔去,离开了镇子,顺着小路,往黑暗的最深处走去。离家越来越远,她的胸口开始渐渐变得冰凉,她既沮丧又悲伤,她竟然会如此做出愚蠢至极的行为,她感觉自己要失败了。寒冷将她慢慢包围,周围下只剩下浓浓的一层的黑暗与寂静。她渐渐放慢了脚步,一直往前走,又似乎漫无目的地。阳光被蒸发的黑夜之中,希望的火光也扑忽闪烁起来,仿佛随时就要熄灭。女孩的步伐沉重起来,所有的猜疑全部压到了她的身上夜幕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,她还是跌倒了。
躺在草坪上,眼泪在女孩的眼眶里打转,月亮在天空上,变得愈来愈模糊。她又想起了大学生的话,他是那么的快乐,似乎无忧无虑,就是这么一个人,那么跟她讲,告诉她,相信自己所想象的。
她爬了起来,坐在草坪上。
就在这时,远方的天际线,开始有了一抹光。她抬头,便望见了黎明,在东方,开始往阳光在草丛与露水之上,透过清晨的雾气缭绕,光芒慢慢地照耀,笼罩整片草地。传来了一些声音,在光的内部,有一些发着光的生物在活动,它们的光芒和太阳一样灿烂。是白马,是她在黑夜中看到过的白马,不过,不止一匹,是有成百上千匹白马,它们高昂着脖颈,却那么的虚无缥缈,她只能看见它们,在很远的地方。
女孩坐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,敬畏地望着那边,她被所看到的一切给深深震撼到了。美丽从渗透进了清晨的露珠,碧绿的草地上的每一个角落,全是光。她沐浴在阳光下,闭上了眼睛。
日出了,她缓缓地睁开双眼,小白马已经消失不见了。只有曙光缓缓地变成金色,云层被染上绚烂的红色,天空的那一头又泛着一些橙色和紫罗兰的颜色。女孩盯着天空,然后开始放声大笑。
今天会是晴天!她一路跑进了镇子,跑回了家。这时候,她的家人还没有醒来,她顺着窗边的那棵树爬进了房间,钻回了温暖的被窝之中,也许她还可以再睡上一觉。很快,她又看见了另一个梦境。
树叶的沙沙声和鸟儿扑扇翅膀的声音融为了一体,远处是阳光,还有整整齐齐的花园,晨露反射着阳光。她追着一天,鲜红色的丝带,跑到了草坪上,那只小白马站在那,她爬上了马背,一直往前,朝着地平线方向……
她被叫醒了,吃过早饭,她就跑到了那个快乐的大学生那去,她跟大学生兴奋地说:“我就知道你说的是真的!我果然看到它们了!那群白色的小马真的是太美了!”接下来,她兴致勃勃地给大学生讲了她所经历的一切,她的犹豫和最后的选择,还有她看到的所有,阳光小白马和日出。
大学生在一边安静地听完了女孩所讲,然后他笑了,又有些无奈与叹息,他跟女孩说,“你不要跟任何人讲你看到的,他们不会相信你的。”
“可是我看到了!我绝对没有看错的!我就在那片草地上!用我这双眼睛!看到了货真价实的小白马!”女孩有些不解,于是奋力反驳到。可是还没有等大学生继续说话,那群美丽的女士有一次地经过了这里,她们还在假装讨论面包黄油之类的话题,同样一位夫人捂着嘴小声地笑,凑过去跟同伴们说:“我说吧,这姑娘和这小伙子一样,也成了疯子啦!”

  1. EE⭕️⭕️EE⭕️⭕️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硫代硫酸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