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hmErz ◢ ◤

黎明将至,春宵苦短,少女前进吧

 

弹簧探戈

送给江江@Dorfris☆- 

冷风在推门的那一瞬间,迎面扑了过来,我正面对着门坐在餐桌前,整理着在盘子上堆成小山的马卡龙。她穿着全会场最好看的裙子,蓬蓬的裙摆,细碎的精美印花,白色的蕾丝,戴着干净纯白的手套,牵着裙子,小心翼翼地走进来。她冲我笑笑,我立刻站了起来,退出了大厅,取下手套回到了乐队的小小的地盘。
她在桌前坐了下来,旁边的人对着我使劲挥手,要我赶紧坐到钢琴前,开始弹琴。我慌乱地拖开琴凳坐下,翻开琴盖,对着这架昂贵的三角钢琴开始胡乱弹奏。
我突然就找到了一个调子,从肖邦夜曲变成了Dernier Vol,整个大厅里突然扬起了四三拍的探戈曲,除了她之外,所有的人都惊讶地盯着我。她依旧坐在那里吃着被堆成山的马卡龙,手边上摆着装在水晶酒杯里玛格丽特,在头顶的吊灯下一切都变得越来越明亮,和她的眼睛一样晶莹剔透了起来。她终于抬起头来,看了我一眼。刀——从窗外某个方向飞来,随着钢琴曲里混进了玻璃破碎的声音,除了几位仆从,其他的人全部仓皇出逃了。她放下手里的甜品,狡黠地眨眨眼,对我轻声说:“今天的晚会很好玩了,我们来猜猜他是来谋杀你的还是来谋杀我的吧。”
她站起来,离开桌子,朝我的方向走过来,脚步很快就停驻在大厅正中央。她转起裙子,扬起了最美丽裙摆,探戈的步伐就像轻盈的鸟,在大理石地板上鞋根磕得哒哒响,伴着小提琴的琴声,女孩子愉悦地跳起舞,跳得整个大堂里飞散满了花瓣,屋顶的穹顶壁画变成了星空和女孩子带了手套的纤细美丽的手指。彩色的晚礼服,还有明亮的室内光,高脚杯里的玛格丽特,仆人侍女的托盘——我穿着黑色的长裙,坐在那里替她演奏钢琴曲,目光却移不开。
刀锋是另外一个舞者,从她的身边划过,钉在了我背后的耶稣受难的图画上,扎在木板里,刀把用力一颤,发出费力地声响。
我咬着嘴唇,继续弹琴,就把这当作伴奏,磨刀声,我的左手毫不慌乱地继续弹着跳音。
她的舞步和刀在空气中形成一种独特的舞蹈风格,她仿佛化为了一只蝴蝶,扑扇着翅膀飞舞了起来。随着最后一声音乐停了下来时她停止了舞步。
我手臂上,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。她朝我笑笑:“看来是你要被谋杀啦。”

  1. 莓色縱火犯SchmErz ◢ ◤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感想: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