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E⭕️⭕️

「那過程等於對著水中月,看到自己的影子,那些因執著而生的失望,真如水中的月光,既不是月球,又何必執著於可實可虛的美麗」

林夕

 

她把透明的玻璃罐子放在餐桌上,里面塞了几颗我们谁也用不上的红色的糖果,夜晚旋转着的气流中,那股红色从容器内涌了出来,在房间里舞蹈,那么的轻盈柔和地在房间里从一头奔到另一头,飘忽不定地在房里旋转。它是如此美丽,如此平滑,又如同烟雾缭绕,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里停留。接着,红色停下来了,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,然后到我的面前谨慎地凝视我的双眼,

接着这个少女尖叫着从卧室里跑出来,冲着安静不语的红色大吼大叫,把它塞回罐子里,盖上盖子,回卧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