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hmErz ◢ ◤

黎明将至,春宵苦短,少女前进吧

 

入夜

我在深夜里醒来,轻轻地离开了房间,从窗口翻出去,站在了露台上,伸出手指在夜里冰凉的空气之中横切过,割破了平滑的夜晚。
我已经不会慌张这个熟悉的高度了,楼下仍然亮着灯,轻柔的琴声逆着气流传来,E小调的和弦忧郁地睁着眼睛,楼下的酒吧经营正好进入高潮,在这赤红色的烟雾之中,萧邦的音乐始终不肯停下,休止符在五线谱上凝视我的眼睛,是我睡得太早还是琴声迟迟不肯入眠?
少女在街的那一角落里躲着读些书,她倔强地翻著书页,手指不停地卷着她的棕色的长发,手边上酒瓶上的包装纸被抠掉了一个角,就算这样她也不读波伏娃伍尔夫或者是狄金森,偏偏要读我的书,明知那被翻得旧了的书本救不了她的命,却要醉在我的梦里学我喝蓝带啤酒。
这一切都跑偏了,星辰明明就嵌在天穹上,抬起头来就可以看见满天的星光,他们却要看书,听波里尼,听别人告诉他们终于入夜了,得放下酒瓶看一眼星星。
我坐在深夜里,等待黑夜缓缓躺下,遮住那些迷茫的眼睛。它躺在我的肩膀上,在寒冷的空气中隆起背,赶走灰尘,等待那个浪迹太久的孩子,放下书,放下旧时的记忆,掐灭香烟。我和黑夜等了太久了。
这一切总在夜里⋯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