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hmErz ◢ ◤

黎明将至,春宵苦短,少女前进吧

 

我亲爱的朋友

亲爱的朋友

当拿到这封信的时候不要慌张,我是那位你们未曾见过面的的邻居,我从别人那里听说过了一些关于你的事,我才提笔写下这封信,不知道你是否已经听到过一些关于我的传闻了?我不能确定你听的是哪个版本,但我想对你郑重发誓,我并没有什么恶意。我只是有几个请求,希望你能够帮助我完成这些我暂时无法办到的事。信封里面附上了门钥匙——我知道这有一些唐突,但我的邮差向我保证了他可以说清楚这一切,他会在一个适合的日子将这封信递到你的手里来,并向您讲清楚。

这是我唯一的请求:我的这把钥匙是打开后门的那一把,在经过后院的时候请不要把我的后花园踩坏了,那是我精心打理过的院子,或许你会喜欢我们的绣球花,我在感恩节前后应该会再寄来一封信,我会把这些园艺的小秘密统统告诉你。接着从我的后院进去,把房里的窗帘都拉开,打开几扇窗户让房子透透气吧,我虽然很喜欢那些窗帘布,但是是时候让他们休息了。那些都是我的家人曾经花了很多时间挑选出来的窗帘布,你可以瞧见的,它们都是那么的细致,那些花纹和布匹的纹路可以完美的贴合。我最喜欢的那一块在二楼走廊的尽头,那布上面绣着玫瑰花,那是我的母亲亲手为我缝上的,那真是美丽无比。在我说的那个房间里拿起放在床头的那本红色的笔记本,打电话给我标注在封面的名叫亚瑟的那位先生,告诉他把这栋房子卖掉吧,就说是我写信托付您告诉他的,很快你就可以有新邻居了!不过记得让他们保护好我的后院,我除了这些花朵之外就别无他有了,

我从小就生活在这个房子里,但我也想我得和它告别了。

我到曼哈顿的这是第七年,这个城市真是令人着迷,每夜每夜不熄灭的霓虹灯在我的窗外闪烁,车流不息,在我离开长岛前的那个夜晚他对我说:你瞧瞧你啊,对那些虚幻的东西如此着迷,你的病都还没有好就想逃跑了。我哪里是想要逃跑啊!如果您继续翻翻那个红色的笔记本您就可以发现了,有这么个少女令我痴迷,那是魔鬼一般的魅力——你真应该亲眼见到她一次——那是难以言喻的魅力,她的唇角满是酌情的爱意,那双炽热的双眼啊,真的是美得耀眼。长岛的天空,一如既往那么蓝,她殷红的双唇...爱情,是恶魔的眼泪,我随着她去了曼哈顿,一去就是整整七年。 她的那双眼睛终于落在了我的身上,

我对她说:快快上路吧,我们快快离开这里。

在黑暗中她飞快地亲吻了我,然后我拉住她的手,她跑了起来,我问她我们这是要去哪,她回过头来小声对我说,她的声音有些嘶哑了,她叫我不要问,不要问了。整个城市都盘旋在我们的身后,街道玻璃窗,琉璃挂坠和第五大道,就放飞缓缓坍塌了一般,越来越远,直到我们看不见了。我们一路逃到了新泽西,然而我问她我们再往哪里去的时候,她却在我前面慌了神,她肩膀颤抖着哭泣起来,她一边啜泣着一边跟我说她也不知道,我们躺在酒店的双人大床的雪白的床单上,她几乎是胡乱地亲吻我的脖颈。

最后,那曾经令我如此着迷的美丽瞬间崩塌,随着纽约的幻影一起消失的连一粒灰尘都不剩下了,我说的没有错,从来没有错过,爱情是魔鬼的眼泪啊。

这是我在纽约的第七年,但我从第六年到现在一直在住院,我已经进了两三次重症监护室了,我还有一些力气让我把这些送给我从未谋面过的邻居的信件写完,我的朋友陆陆续续地来过,后来陆陆续续离开这里。她偶尔回来看我,我们只能低声说话,就像那次失败的逃跑一样,我们窃窃私语,生怕被上帝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内容、我们一个又一个字的对话啊!这都太荒谬了,我告诉她,我想要回来一次见见您,夏日迷人的那些花草与泥土的味道,在您搬进这栋房子之前的那个住户,院子里总是有一些惊喜,有时候是我去上学的路上,有的时候是我放学回来的路上,他会在家门口招呼我,偶尔给我吃一些他妻子做的饼干,偶尔会采一株院子里的花送给我。听到这些的时候,她总是不会讲话了,她看着我的双眼,最后只会用很弱的声音告诉我:“你会好的,别担心,你一出院我们就去看看那里。”

她不准我写任何一封遗书,她比我还要害怕与恐惧死亡,我背着她偷偷给你写了许多的信,这本来是那些我要当面给讲给你的故事,这个街道的只有我们知道的怪谈,还有附近的考试的一些事,SAT和AP的技巧,给你的祝贺,想要送给你的甜点和生日礼物。但是我没有办法做到了,我只能给你多写上几封信吧,这些告别只能慢慢的被忘却了。

那天夜里,我梦到了——我和她在南回归线上亲吻,我抛弃了所有的悲伤的,喜悦的,那么扑朔迷离的幻境!在我的梦里,那些蓝色的花朵,数千亿朵花在我的后院绽放了,长岛的天空那么的蓝,在阳光下远处的湖水波光粼粼,我回来了...

可现在,我即将死去,我能够感觉到我的生命就这么逐渐消失,从我的身体之中缓缓爬走,他们偷偷依附上光与墙壁上的纯白色油漆,在街道上被车轮一起又一次地被碾压。六月在消耗我的生命,夏日的阳光与华尔街的数字,或许是六月消融了,我的对世界的留念变少了,对她拥有过的一切,我的告别,我可以送每一个给昼与夜吗!我把他们分解开,写在这一封封长信之中,让我在离开世界之前看一眼你和我的旧房子吧,我们不要离开这个美丽的六月。

我也害怕,那么的害怕,人类竟然这么脆弱,我不知道你能否理解我,最关键在最重要的关头我竟然开始害怕了,我不想要就这么死去,谁会甘心呢,我本来还有四十年五十年甚至更久是日子可以度过,可是我得到的呢:只是一个梦境而已,一个世界送给我的梦境。我爱她,我也那么畏惧她受到伤害,就算美丽凋谢后我仍旧没有停下来的爱啊,浅蓝色的深蓝色的花朵,还有那蝴蝶,最后全部要坠入太平洋,谁会如此就甘心呢!

你可以在那个红色的本子里找到她的手机号,再一次的帮我告诉她我爱她吧,我和你一样曾经是无畏的少女,希望你能够一直如此下去,拉开那扇窗帘吧,看看这个美丽的居民区,替我多看一眼,我的生命就在倒计时了,当这个心电图不再显示我的心跳的时候,帮我多看一眼这个美丽的地方吧,然后你就可以把这个地方卖出去了,让它通入一点阳光,让那些粉尘,那些漂浮在空气中的颗粒反射阳光吧,唤醒它,唤醒这个屋子,让新的血液流进去。

我想我得就此停笔了,我越来越管不住我的眼泪了,不希望它们沾湿了信纸,弄坏了我写的这些字,希望你要为我的死感到快乐!你还记得我刚才说到的失败的大逃亡吗,这次我定是成功了,虽然我丢下了一个格外重要的人,希望她不要怪罪我。

祝你的生活顺利,希望你会喜欢你的新邻居。

 

你最诚挚的

艾米丽 阿诺斯 


  1. SchmErz ◢ ◤SchmErz ◢ ◤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睡前故事事务所
    六月话题:旅程作者:把文发在了自己号上的脑瘫E本文主旨:life is a long way jou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