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 ◢ ◤

乙醇和刀可以治病

 

魂牵梦萦


    “需要我继续跟你读下去吗?”瑞亚问到,房间里格洛莉娅的呼吸声那么弱,雪白的墙壁外隔绝着全世界的声音,格洛莉娅冲着瑞亚笑了,接着是摇头,她的心跳声在胸腔一个劲地鼓动,,瑞亚弯下腰来轻轻吻了格洛莉娅的额头。瑞亚走到了门边关上灯,在黑暗之中传来了格洛莉娅的微弱的声音。
    “晚安。”她说。瑞亚回过头去看了一眼,格洛莉娅身旁的那扇窗,透过窗帘布,城市耀眼的灯光有几丝照了进来,格洛莉娅在这抹光中笑着。瑞亚忍不住也笑了:“晚安。”她回答,然后轻轻关上了门。


        格洛莉娅听者瑞亚的脚步声越来越远,重新坐了起来,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地盯着窗帘。接着她飞快地爬起来,她狠狠地拉开开窗帘布,城市里的光芒穿过街道飞速地扑到了窗口,缤纷而又斑斓的颜色在她的双眼里跳动起来,这个夜晚美丽到令人陶醉,格洛莉娅轻巧地眨眨眼,从窗口翻了下去,面前的城市光彩斑斓,就如同白天,每一盏灯光都是太阳。亮眼的白色迎面而来,她的声音轻巧地落到了灌木丛中,她爬了出来,扯了扯自己白色的上衣,这才发现自己光着脚。

        她沿着街道往前走去,走进了商场,在更衣室换掉了自己的这身衣服,穿上了一条墨绿色的连衣裙,换上高跟鞋,她在橱窗里整理自己的头发,对着玻璃中自己的面庞化上了妆,涂上mac的口红,在胸口摆正施华洛世奇的水晶挂坠,然后顺着灯光走进了黑夜的最深处。香榭丽舍大街上就像一场漫长的蒙,格洛莉娅一直往前走,一直走出这条笔直的大路,那些闪光的东西,一直保存着层叠的水声,沿着这条街道延伸下去,她拐进一条小路,推门进了一间酒吧。她要了一瓶威士忌,在吧台边坐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“格洛莉娅?”瑞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格洛莉娅回过头去冲她开心地笑了,她问瑞亚自己的新衣服是不是很好看,瑞亚盯着这个女孩的面庞,它的眼睛还是那么漂亮,这让这张精致的面庞愈发好看,威士忌里的冰块闪闪发光,瑞亚起身亲吻这个女孩。酒吧里的的人们低声交谈,窃窃私语,在吧台前方摆着各个年代各个地方的酒瓶,来自伦敦的朗姆酒,在法兰西上空盘旋的起泡酒,香槟冲掉瓶塞,在空气中泡沫飞舞,维拉小姐的眼睛就像一瓶流动的酒。

        瑞亚抓起她的手腕,他们坐进一辆敞篷车,一路开向卡鲁赛尔广场,在卢浮宫的侧翼,墙壁下的石凳上,远处的拉法耶特将军的塑像坐台四周全是杂草,那破碎的瓦砾在石板路上和草丛之间,月光轻轻的吻着这一切,卢浮宫那个在远处发出耀眼的亮光,生锈的铁丝和大理石。

       他们在这里,在拱廊下,钟的指针一动也不动,枯叶与破雕像猛地变成了凡尔赛宫的水晶镜子。在舞池里瑞亚牵着她的手,透明的舞池里,她的裙摆可以飘舞,每一步,她的鞋跟敲打着地面,就有一个更亮的幻影出现,在群岛之中,在海洋之中,她和瑞亚共舞。她把脚踝裸露在空气之中,可是谁又会教训她呢,雪白的,雪白的爱情。缥缈的声音从远方传来,在树丛中央。月光顺着窗口,撒进这个房间,路易国王的宝贝宫殿,在神话和法国大革命的故事之中他们起舞,格洛莉娅抬起头来注视着瑞亚的眼睛,透明的、透明的爱情!

       格洛莉娅突然惊醒,在纯白的房间里她拉开窗帘,在窗外月光如同流动的银丝,温和的夜晚中灯光慢慢熄灭,她眨了眨眼,在夜晚之中,就像一幅画作,街角已经没有了人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