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E⭕️⭕️

「那過程等於對著水中月,看到自己的影子,那些因執著而生的失望,真如水中的月光,既不是月球,又何必執著於可實可虛的美麗」

林夕

 

酒吧门被推开的时候,女孩子们落荒而逃,她们在黑暗之中奔跑的很快,卡珊卓抓住我的手从酒吧后门跑了出去。在六月燥热的天气里,我们跑得满身都是汗,我们一路逃到了湖边,我问她认不认得路,卡珊卓茫然地摇了摇头。我们这下彻底迷路了,她坐在岸边上双眼盯着水中的月亮发呆,我凑到跟前跟她说:“这月亮会破的,你抬起头来就可以看见天上的那个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