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A ◢ ◤

乙醇和刀可以治病

 

【维赛】信件

维赛

 

这大概是个没完没了的摸鱼系列。

算是秋白私下的点梗。说白了还是我自己的脑洞,反过来坑我。不过相信我,有一天就有秋白大佬的五个维维了。我就随手卖弄一下这根本没有卖弄意义的文笔。这只算抛砖引玉。推测自己大概没有秋白的成文的五分之一精致,请各位就当作睡前读物见个笑。

想不到合适的标题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亲爱的克洛诺先生:

 

这时,我们把活着谱写成生存的歌来唱。

 

你从来不承认在我们在这个荒凉的时代几乎命悬一线,于是我假设出五个我自己来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。我说——

第一个我在这个世界上完整的活着,拥有毫发无损的四肢五脏六腑,我就如此生存着,不知自己活了大约多少个年岁。我不能在砖缝里寻找到一束盛放的百合来送给你,它不在任何地方,不在街角处也不在路边的阴沟里。我只能顺着你的心跳去找。可是除了你的呼吸声,无论旦和暮,我何物也闻不见,这里没有生机,也没有喘息的机会。我更是不能爬上公寓楼的消防楼梯,去领居家摘下一枝花。

我还没有找到你,所有的反光的玻璃板都太过于碍事,我更不需要清醒。

第二个我已经死去,深埋在乱葬岗的湿润的泥土之中。伫立着的碑的碑身上刻着我的名字,你的手指划过这碑面,上面那些勾边的字体对于你来说太过熟悉了。这雨阴森森的下,杂草丛中又开了一朵无名的花。我的尸体在空气稀薄处腐烂,被生物给吞食,正好消失在泥土下方三寸。没有夕阳与落日,这个傍晚,只有孤魂的哀嚎,魑魅魍魉,他们为我唱响蔚蓝的音符。你为我摆下的花很快就被雨水打乱吹散,我不大确定这到底是什么品种,但定不是一株白色的玫瑰。我在之前的一个日子里,跟你讲过罢。不要白玫瑰。

天黑下来了,这阴风这鬼雨!想必海神敲了敲他的钟。

第三个我,既活着,又死去。这么说,也许大不合适,因为我服用了一些LSD,我不会写它的化学方程式,但是你我都知道那不是什么美好的东西。它只是有着致幻的功效罢了。我抬起我的手腕,看着鼓起的青紫色的静脉,感受血液贴骨流的声音。还有静脉里的鲜血,正在反常奔涌。这让我听见了太阳光洒在地上的声音,窗外吹来的又一阵刺骨的风中,我听见,有悠扬的歌声。空白的墙上,我看见的,也许是起义也许是独立,或许是祭典或许是你。一切都是那么温暖的颜色——我看着我俩的照片。

我清醒过头了,又有些失望,因为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我的所见所闻,甚至你也不行。也许,我想下楼,买瓶可乐。

第四个我,算是半死半活,躺在ICU的重症病房里,罩着氧气罩输氧,身上插着杂乱的管子。这对于你来说,是太过于不公平了。我本可以活着,现实却用很重的声音跟我们说不,将灰白的一面对准了我们。今夜没有马蹄哒哒,踏着星光归去,更没有少女牵起裙袂舞蹈的步伐,没有唱诗班的童声少年的笑。也许明天,就是下一生了。您会忘记我说过的所有的大话,你会忘记我们错过的所有的伤痕。直到有一天,你隔着这透明的玻璃看去,你将不记得了,像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,你定是不记得了。我请求早点让我死去,你会答应吗。

也许你无力的期冀是我的苏醒,但是我们的爱难道只有这么肤浅吗——时间不会给你答案,它会让你继续扮演下去。

而最后一个我,活着,并且以自己的身份为荣。我是你的刀,是你前行的武器,是你最坚实的后盾。我想称自己为,你的我。此意不必太过于曲解,我只是你,此刻称为您,的附属品罢了。若是谁阻挡您前行的路,他的鲜血将会浇灌我们的后花园,让花瓣绽放得更佳艳丽。而您永远不必要回头,这里没有月光,更没有星尘与太阳,悬浮的灰尘小颗粒在黑暗中与我同行,您将要登上世界之巅,而您永远不用看见我,更不需要回头。

那双赤红色的眸子,炙热的微笑只需要送给那些您眼前的人。

但是啊,这五个比方打得太不恰当了,我没法跟你讲明白这个事情,更不需要你去理解我在梦游一些是什么。我的行程即将结束,我也将很快返程了,我很想你。

维鲁特啊­——我们命悬一线,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S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5.

  1. zhytEmilyA ◢ ◤ 转载了此文字